中国围棋史话:宋金元众国手争霸 庶民与大夫同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1

  

  原文载于1987年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围棋史话》,作者:见闻。

  第七章、众国手争霸棋坛的宋、金、元时期

  第四节:庶民与大夫同好

  北宋善弈者绝非几个皇亲国戚和达官贵人。有位被一班士大夫称作“昏浊垢秽不可近”、“不足置之俎间”的“里巷小人”叫李重恩。他的棋力很高,“颇为人所称,举世无敌手”。(注四)

  可惜,关于下层人民的棋事,史书上的记载寥若晨星。

  宋代的几位大政治家、文学家都是棋桌边的常客。范仲淹曾以“一子重千金”的诗句描写下棋,还立下过“吾当著棋史”的宏愿。

  王安石也是一位棋迷,《冷斋夜话》记载他曾与薛昂下棋赌梅花诗一首,谁输谁写诗。结果,薛昂败了。论理该他写诗,可昂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写下一句,王安石无法,代他写了一首。以后,薛昂去金陵做官时,便有人就这事写诗挖苦他:“好笑当年薛乞儿,荆公(即王安石)座上新诗,而今又向江东去,奉劝先生莫下棋。”

  欧阳修的棋也相当不错,他自号“六ー居士”,六中之一便是围棋。《潜确类书?僧宝传》里有段记载,说欧阳修听说浮山上有位法远和尚,不同俗人,特地去拜访他。见面后,欧阳修颇感失望,从外表上看,法远和尚没什么特别之处。欧阳修自觉无聊,便与一来客下棋消遣,法远和尚陪在一旁观看。下着下着,欧阳修突然停住不下了,他转过身去,请法远和尚就围棋之道谈论人生哲学。法远和尚并不张惶,击鼓、升座,香烟袅袅,而后开言道:“肥边易得,瘦肚难求,思行则往往失粘,心粗则时时头撞。体夸国手,谩说神仙,局输等即不问,且道黑白未分时,一着落在什么处?”停了许久,法远和尚又说:“从来十九路,迷悟几多人?听得欧阳修连连点头,称赞叹息不已。

  宋代著名科学家沈括,博学多能,尤其喜欢围棋,他曾以数字方法解棋。还提出了四人联棋赛取胜的方法。(注五)

  官吏着棋之事记载颇多。《宋史?李恽传》说李恽喜欢棋与酒,以致影响公务,北汉王刘继元对他此点很不满意,但李恽不以为然。一回李恽正与一个和尚下棋,刘继元命令派人前来把正下着的棋盘给烧了。李恽不慌不忙地到刘张元面前,向他谢罪。刘继元把他训斥了一顿。但次日李恽又做了个新棋盘,依旧沉溺于围棋之中。

  据说开封府户曹毛经下棋而不误事。他和人下棋时,府尹要他放下棋子,去处理案件,毛经说:“处理案件和下棋没什么冲突,可以各不妨碍。”他叫人把状子拿来读,他边下棋一边留神听状子。结果,棋也赢了,案子也处理得很好,博得府尹的夸奖。(注六)

  可见,围棋是受各阶层喜欢的一项文娱活动。宋朝潘慎修在献给宋太宗的棋说中说:“棋之道,在乎恬默,而取舍为急,仁则能全,义则能守,礼则能变,智则能兼,信则能克,君子如斯者,庶几可以言棋矣。”其实,将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用于围棋实战中,极为勉强。(注七)

  (注四)宋·欧阳修《归田录》

  (注五)《明道杂志》

  (注六)《山堂肆考》

  (注七)《宋史?潘慎修传》

  (未完待续)

猜你喜欢